您的位置: 首页软件资讯小说资讯《情非我意终成婚》赵天易齐真章节列表在线试读

《情非我意终成婚》赵天易齐真章节列表在线试读

时间:2018-09-20 11:06:53

《情非我意终成婚》小说简介

小说主人公是赵天易齐真的书名叫《情非我意终成婚》,它的作者是铁柱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赵天易?赵天易是赵本源的小叔,我和他有一面之缘,只不过当时见到他时,我有些发怵。我咬紧牙关:“你帮我约他见一面。”林助理面色一喜,出去打电话。-我在包厢等赵天易,时间过半还是不见他过来。就在我准备催一...

>《情非我意终成婚》 第二章 有事求我? 免费试读

赵天易?

赵天易是赵本源的小叔,我和他有一面之缘,只不过当时见到他时,我有些发怵。

我咬紧牙关:“你帮我约他见一面。”

林助理面色一喜,出去打电话。

-

我在包厢等赵天易,时间过半还是不见他过来。就在我准备催一催林助理的时候,包厢的门被推开了。

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走进来,盛夏的天他穿着一件黑风衣,戴着同颜色的帽子,恨不得要与夜色融为一体。他摘下帽子,露出一张苍白的脸,眼窝深陷嘴唇苍白,看起来像是病入膏肓的人。唯独一双狭长的眼格外幽深明亮,好像是老鹰的眼睛,带着侵略性和攻击性。被他盯着看,就好像蛇爬上了脚面,吐着冰凉的信子随时准备攻击。

我脊背一凉,下意识吞咽着口水,强撑着笑意乖巧问好:“小叔。”

赵天易上下打量着我,掀唇:“夏小姐有事求我?”

低沉的声线,冷冰冰的话语,语气中夹杂着丝丝讥讽,两言三语就将我划为了陌生人的行列当中。

我脸上的笑意有些撑不下去了,低声说:“我想让小叔帮我。”

“我不记得有你这么大的侄女。”骨节分明的手指一颗一颗解开风衣的扣子。

我脸上一热,他的话犹如一记巴掌响亮的扇在我的脸上,嘴唇蠕动一个完整的音节都没吐出来。

“夏总刚住院齐珊就迫不及待召开董事会,你想让我帮你保住公司。”赵天易将风衣搭在椅子上,鹰眼盯着我,倏然笑了:“我可以帮你,你准备拿什么报酬给我?”

“辰漾集团现在是由赵总你来掌权,赵本源之所以会娶我,一方面是为了我手上夏氏的股份,一方面是……”我顿了顿:“赵本源现在和齐珊搞在一起,要是夏氏落到了齐珊的手上就等同于落到赵本源的手上。夏氏只不过是一个小企业,但赵本源看中的可是辰漾偌大个集团,你就不怕赵本源回去和你争夺家产吗?赵总在帮我的同时也是在帮你自己。”

“你既然看的这么明白,怎么还要和赵本源结婚?”

我沉默,心中越发不是滋味。

我妈去世之后,我爸连续给我找了几个后妈,每年见面的日子屈指可数。

别人过节放假都会兴高采烈的回家,想念父母烧的饭菜,只有我不愿回去,不愿回去面对冰冷冷的房子,只有我一个人的家。

赵本源的出现对我来说是寒冬腊月里的一抹暖阳,驱散所有寒风,带给我温暖。

我知道赵本源和我在一起是为了什么,可我还是舍不得离开那么温暖的怀抱,还有陪伴。

赵天易单手插在口袋中,迈着稳健的步伐缓慢朝我的方向走来。修长的手撑在桌面上,居高临下盯着我,狭长的眼底闪烁着兴奋和玩味:“夏真,我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。何况赵本源是我亲侄子,对手越强大对我来说越有挑战性,再者说就算我把整个辰漾拱手让给他,他敢接手吗?”

他笑的肆意,笑的狂妄。

赵天易今年35岁,掌管辰漾集团不过短短五年的时间,让赵氏成为了齐市的商业巨头。有人说他是商业奇才,有独到的生意手段,又雷厉风行。

这也是为什么赵老爷子会把辰漾集团交给赵天易而不是赵本源了。

“你想要什么?”他突然的靠近让我感受到压迫,我紧贴着椅背问。

苍白的脸凑近我,我能清楚感受到来自他身上冰凉的气息,心跳加快,紧张的直吞口水。

骨节分明的手指摸上我的脸,那触感冰凉,我浑身僵硬不敢有任何动作。

“嫁给我,我就帮你。”

我瞪大了眼看他,满眼的不可置信,甚至不敢相信我刚刚听到的话。

赵天易让我嫁给他?

“赵总你……”

赵天易年纪不小却一直没有娶妻,外界有传他禁欲,也有人传他不喜欢女人。我也好奇问过赵本源,他和我说,赵天易有隐疾,起不来。

他骤然俯下身子逼近我,声音喑哑而低沉:“我需要一个妻子。”

带着凉意的气息尽数喷洒在我的脸上,看向我的目光不带有温度。

“你不仅是帮我,更是帮你自己。”我吞咽着口水,强撑着冷静。

赵天易嗤笑了一声,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:“你当我是三岁孩子?”

“想让我帮你可以,你必须嫁给我,其他免谈。”他扫了我一眼,斜斜靠着椅背坐下。

我摇头:“除了嫁给你你让我做什么都行。”

“做我情妇也行?”他挑眉,讥讽反问。

他讥讽的目光让我顿感脸颊滚烫,好像一巴掌扇过来,脸上**辣的疼。

“赵总,你这是为难我。”我吞咽着口水,艰难回应。

赵天易笑了,笑意却不达眼底:“我看你完全没有求人的样子。”

我咬紧牙,手指攥紧松开在攥紧:“抱歉,既然赵总不肯帮忙,那我只好去想其他办法了。”

赵天易没有看我,低头把玩着袖扣:“机会我只给你一次,下一次你来求我,别指望我会对你仁慈。”

他的声音低沉而平缓,却掷地有声,犹如警钟在我闹钟敲响。他的话像是在警告,又似乎是在威胁,我的汗毛根根竖立,顾不得多想落荒而逃。

赵天易是疯了,他侄子和我婚礼上的事情正闹得沸沸扬扬,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竟然想让我嫁给他?

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,我都不会答应。

-

仓皇出逃的我回医院,临近病房我隐约听到“咿咿呀呀!”的声音,似乎是谁在压抑的喊什么,越走近就越听的清晰。我推开病房门,眼前的一幕霎时让我红了眼。

浑身发抖,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。

地上扔着女人的连衣裙,蕾丝的内衣搭在男人的西装裤上。赵本源和齐珊衣衫不整的抱在一起,正做着那事儿。

齐珊仰着头,精致的脸通红,发出羞人的声音。

我爸躺在病床上,梗着脖子盯着两人,脸色铁青,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。

两人奋力的动作着,羞人的声音也增大。

“本源,是我功夫好还是她好?”齐珊搂着赵本源的头,挑衅性询问。

赵本源头也不抬:“当然是你好,我连碰她一下都嫌脏!”

我攥紧拳头,再也忍不住心中的不忿和怒火:“赵本源,你还要脸吗?”

装机必备